????“希律律~”

????彩瘴森林另一边纯灰色的丛林中,传来声声急促叫声,叶白向那边面无表情的向那丛林看了一眼,继续向前从彩瘴森林另一边进去。

????世界是由无数生物组成,而这些生物又组成一条条食物链,食物网。

????没一个生物刚出生就想面对被猎杀,每天都在死亡边缘疯狂挣扎的日子,但总得有生物在最底层生活,被当做食物,繁衍进化的能量。

????刚刚吗急促的叫声是灰斑马,一种从出生就被彩瘴森林其他变异兽捕杀的低阶变异兽。

????说是低阶变异兽,又谈不上弱,灰斑马一出生就是入门级,比这世界任何一名人类资质都要高,进入幼年期后又会到奠基级,成长级就意味着它们已经成熟。

????这种随着成长而成长的变异兽,放在任何种族都可以说是天纵之资,或许这让人羡慕的资质也限制了智慧,空有力量却使用不出来。

????天道四九必有一缺,这世界连天地都不完美,诞生于天地间的生物那能十全十美。

????灰斑马一生只知道逃跑,它们脑中似乎就没有反抗,杀戮这些名次,被变异兽猎杀时逃跑,在碰到比它们还弱的变异兽,也会尖鸣着快速离开。

????叶白慢慢深入彩瘴森林,已经听不到另一边灰斑马的叫声,树林间也平静了下来,或许灰斑马已经成捕食者口中血食,又或者它们逃了出去,不过怎么逃都反抗不出它们的命运,有些东西能逃的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注定的事情不会改变,这是生命准则。

????叶白进入的是彩瘴森林的黄**树种多的地方,药铺老板给他的资料中多数天沫子都生长在这种颜色的森林中。

????当然别的森林也有,还是那种变异种的天沫子,价钱也比较高,但数量罕见,显然寻找这种罕见天沫子有点得不偿失。

????彩瘴森林每一处颜色的树林都是像是一个童话世界,这片树林在外面的看去像是一片黄色海洋,而从里面向外看去完全不到扔回黄色树木存在,整片树林就像是透明的,树上树叶一层堆着一层将血色月光净化,洒落到地面后变成里金色。

????整个人站在树林里就像是在一个很大的灯泡照亮的房子里,淡黄色光芒洒在叶白身上竟然有些暖洋洋的,不过直觉中的危险还是存在。

????天沫子是一种寄生变异植物,通常在高处树杈中生长着,但天牛虫却是一个麻烦,他要想摘取到天沫子,就必须上树,而这些树很是高大,到时碰到天牛虫一个不小心刚推下树枝,不死都残。

????叶白眼睛在树杈,林叶间寻找天沫子的踪迹,刚进来时还觉得有些温暖的淡黄色月光,现在竟然有些刺眼,而且抬头看的时间长了竟然有种晕眩感。

????果然在战线内层没有一处地方是善地,就连植物都可能将你迷惑,最终化为它成长的养分。

????“天沫子你在那里呀。”叶白有些苦恼的说着,进来这片树林之后,就像是进入了一片死地,似乎除了他之外,就没有一个能动的东西了。

????“嗯?”突然一个黄色树条从叶白头上略过。

????叶白没有在意在这里他已经见到过很多这种枝条,像是一种藤蔓,带着微微的芳香,8他问道的是这样,也有可能是毒气,只不过被舌头下的樟丸给过滤了。

????“香味?”叶白脑中突然飘过这样一个词语,脚下脚步突然停止,“刚刚他有问道香味没?”

????进入这里之后无处不在的香味已经让叶白的嗅觉有些疲劳了,闻到什么都像是香的,只不过刚刚他似乎没有问到香味存在。

????突然一滴黄色水滴顺着叶白额前流海滴落在地上,叶白没有抬头,直接一个野驴打滚,离开原地,手中惊鸿刀也在打滚的同时出鞘捏咋手中。

????“卧槽,无情呀,刚刚那时什么香味,明明是腥味呀,要是刚刚他反应慢一点已经都人首分离了。”

????叶白忘了每一种颜色的树林中都存在着一个霸主种群变异兽,而这片树林的霸主变异兽种群则是金鳞蝰蛇。

????叶白与金鳞蝰蛇相互对视,两者都没发起进攻,双方都在彼此身上感觉到一股压力。

????金鳞蝰蛇隐藏在树丛之中,只有一半淡黄色躯体露在外面,接近透明的分叉长舌不停从嘴巴里伸出,嘴角白色黏液长长垂下,最后滴落在地面。

????蝰蛇嘴巴顶上鼻子处有一个凸起不停震动,叶白知道这是在探知他的方位。

????这片黄色树林简直就像是金鳞蝰蛇的天然庇护所,淡黄色的躯体已经表皮上纹理,简直与树上树叶一模一样,若不是刚刚在攻击之前嘴角黏液暴露了它的位置,可能叶白只有受到进攻之后才能发现金鳞蝰蛇的存在。

????叶白往另一边移了移,让自己身后没有树木存在,树枝的数量也少了很多,他可不想在与这只金鳞蝰蛇对峙时,背后在遭到袭击。

????蝰蛇鼻头上的凸起不停震动,随着叶白的移动,蝰蛇躯体也转向叶白方向,始终与也面对面。

????蝰蛇躯体抽动,带动林间树叶不断落下,突然叶白在落下树叶中看都了一抹淡白色。

????“那是天沫子?”叶白惊讶,本来不想与金鳞蝰蛇交战,想就就此退去,继续寻找天沫子,不过现在显然得改变计划了。

????“不是说天沫子四周只有天牛虫守护吗,这金鳞蝰蛇是怎么回事?”叶白有点想不通,难道药铺老板对他说了假话?

????微微弯腰,想要寻找金鳞蝰蛇腹部的一点透明白色,不过蝰蛇没给叶白这样机会,瞬间转身,不让叶白离开它的视野之外。

????金鳞蝰蛇与其他蛇类不同,七寸之处并不是金鳞蝰蛇的致命点,那里反而坚硬无比,按他在青府看到的,这种霸主级变异兽一般弱点很少,可能攻击力不会很强,但你要想杀死它却很难。

????金鳞蝰蛇之所以叫金鳞蝰蛇并不是它的伪装技术有多少,又或者是有多强,它之所以被如此叫,就像它的名字一样。

????‘金鳞’代表金之极致,无可匹敌的防御能力,蝰蛇身上几乎所有在月光反射下呈现淡黄色的地当地方都坚不可摧,起码同阶之下没人能破的了蝰蛇防御。

????唯一被称之为弱点的地方,可能就是只有指甲盖大小的白色鳞片地方,这块地方是它们出生时就带着的乳鳞片,一生不换,脆弱至极。

????“嘶嘶嘶~。”

????金鳞蝰蛇信子不断发出嘶嘶声,像是警告叶白不要过来,蜷曲的蛇躯如同一个满弓弹簧,没有进攻的意思,只是在不断蓄力。

????其实金鳞蝰蛇算不得成功的捕食者,最多只能是潜伏着,在暗处等待最佳进攻时刻,一击必杀,正面进攻并不是它的作战风格。

????“砰。”

????叶白率先进攻,手中惊鸿刀劈在不断盯着他的蝰蛇头部,蝰蛇高傲的头部瞬间被斩落,发出金属交鸣声。

????受到攻击的金鳞蝰蛇身躯迅速缩回树林之中,叶白同时也失去蝰蛇踪迹。

????入林的金鳞蝰蛇就如同入湖水滴,一瞬间就消失了踪影,淡金色的树叶与蝰蛇躯体几乎一般颜色,林间不停传来沙沙声。

????叶白握着惊鸿刀不停调整自己在站立在地面上的角度,不过并没有使用属性之力,若是进攻不到致命地点,无意都是浪费。

????叶白知道刚才他的那次攻击对于金鳞蝰蛇来说只不过日期挠痒痒而已,他也没想着伤到金鳞蝰蛇,只不过像是结束着与变异兽无意义的对峙,只有激怒它,他才走机会击杀。

????“沙~,沙沙~。”

????突然叶白脑袋后面传来一声抽动,叶白转过身声音又传到了前方。

????“什么情况?这是有两个头?还是诱饵,两条金鳞蝰蛇。”一时间叶白脑中飘过无数念头。

????身体也往后转去,准备抵御金鳞蝰蛇的进攻。

????唰一道淡金色光芒直直想叶白眼睛戳来,叶白大惊,刚刚举起惊鸿刀,身体后面有传来刺痛感。

????“中计了。”手中惊鸿刀还没没有挥出去,反而惊鸿刀从手中脱落出去。

????没有两个头的金鳞蝰蛇,也没有两条蝰蛇,更不是什么诱饵。

????反而是他中计了,离间计。蝰蛇利用他紧绷的精神,离间了他的判断力,让他失去对正确事物的判断能力。

????在他面前进攻的不是金鳞蝰蛇的头,而是蝰蛇的尾巴,真正的杀机却来自身后。

????在叶白专心致志的对付面前蛇尾时,蛇头自下而上将叶白缠绕在躯体内,手中惊鸿刀也因为巨大压力掉落在地上。

????金鳞蝰蛇冰冷的身体在叶白身体缠绕,随着呼吸他感觉身体上的力度越来越大。

????叶白心知肚明,这是蛇类杀死猎物的固用方法,就是耗尽猎物体内空气,嘴中窒息而死。

????骨骼咯吱咯吱直响,能呼吸到肺部的空气越来越少,扭动的躯体慢慢在叶白身体上蠕动。

????这是一场时间与耐力的比赛,看的是叶白与金鳞蝰蛇谁先支撑不住呼吸,还是谁先力气耗尽松绑。

????窒息前夕,突然叶白眼中出现了一抹白色。


欢迎大家访问:大千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qxiaoshuo.com/book/97625/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