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思雨如期而至宏威公司,惊叹观察周围一切,无论是整洁有序的环境,高端先进的设备,还是放眼望去无一不在埋头苦干,专心致志的工作氛围,都吸引了程思雨的注意力,心里琢磨着要是自己也进入了这样的一间大公司,大概会在自己的人生历程中写下新的重要的诗篇,这该会是多么令人热血沸腾的事情呢。

????一位衣冠楚楚的男职员前来交待程思雨写好申请表,和程思雨进行基本日常与职场的英语交谈测试后,便友好地带领她走入老板的办公室,打开办公室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简单清新的装修风格,多以灰白简洁色调为主,给人利索舒服的感觉,窗边随风翩跹而舞的白色纱帘下摆放一瓶亭亭玉立的郁金香,芳香四溢,围绕着风飘扬的过的足迹缓缓扑入程思雨的鼻子里,沁人心脾。与此美景大相径庭的是坐在办公椅上矮矮实实的中年男人,果不其然,与沈凌风展现给她看的照片里的形象如出一辙,其貌不扬,瞪着一双无神稍显突兀的眼睛,直溜溜地盯着程思雨看,面无表情,严肃地说:“坐下吧。”

????她把简历和相关资料双手递给张总,心里战战兢兢的,万不能让紧张与惊慌跃然脸上,大方地展露一个露齿的官方笑容,以此掩饰自己内心里万马奔腾的咆哮。

????“你是杰克介绍过来的吗?”张总问。?“是的。”程思雨大方地回答。

????“刚毕业不久吗?”“没错,我刚毕业不久了。”

????“嗯?”张总挑起了眉头,疑惑地看着她说:“那就是没太多经验了吧?”

????“我..”程思雨愣了一愣,很快便反应过来,整理情绪说:“虽然我的经验不多,但我在学校的时候也试过在广交会上充当翻译,在学校期间参与过英语论文演讲,并且已经考取大学四六级,专四专八证书,现在也一直在补习机构当英语老师,所以我对英语是十分热爱和充满信心的,对于我的能力,你不用质疑,我也许不是最熟悉的,但我一定会最努力。”

????“你在台湾大学毕业?”张总看了一眼简历和证书复印件,敲了一敲桌面,缓缓抬起头望着她问。

????“是的。”程思雨诚恳地回答。

????“以你的资历与样貌,在补习机构充当老师,确实有点浪费了,你怎么忽然想接这份翻译工作呢?”张总说。

????“我想给自己找点经验,接触不同领域不同层面的工作,当然从事补习老师是我喜欢的工作,教导学生们成材也给了我很大的成就感,但我想不断提升自己,能够有机会在更高更大的天空开拓一片属于自己的事业,而且宏威是一间大公司,谁不想尝试呢,如果这次我翻译得好,说不定你还会赏识我呢,像我这批千里马能够遇到伯乐的话,何乐而不为呢?”程思雨声音坚定地说着,眼睛里尽是期盼。

????“哈哈哈...”一向严肃紧致的脸孔骤然迸出一个胖憨憨的笑容,和蔼可亲地说着:“有意思,杰克介绍的人真有趣。”

????“既然是杰克介绍的人,你还不是更应该相信他的眼光吗,我是不会让他失礼的。”程思雨睁大了眼睛,讪笑地说。

????“好!有意思!星期六出发,星期二晚上回来,工作内容和流程你应该听说过了吧?”张总双手交叉抱于胸前,往后靠在椅子上,审视她说。

????“我清楚。”程思雨谦虚地望着他说。?“很好,我是一个很严格的人,做得好会奖赏,做得差就批评,老实说,如果这次不是因为公司人手不够,大家手头上都一堆工作,我是绝不用没有经验的人,希望你的工作能力能像你说的那样,别只是纸上谈兵,虽然只是几天的时间,也希望你能胜任,还有习惯我的工作速度。”仿佛给了一个下马威一般,张总站起身来,拉开椅子,又伸出厚实的右手向程思雨握手。

????程思雨稍显后知后觉,仓促地站起身,连忙伸出手回握张总,欢喜又尴尬地说:“合作愉快。”

????“嗯?”张总诧异地看着她,蹙起了眉头。?才反应过来说错话,她赶紧补充一句:“不好意思说错话了,谢谢你给我机会。”话毕,才松了一口气,转身吐了吐舌头,又回过头来微笑地说:“周六见,我先走了。”

????“嗯。”张总朝她挥了挥手,又坐下来自顾自地审阅文件。

????面试后已是傍晚,她犹如放下一块紧悬已久的心头大石。走在路上,凉风习习,手机的铃声倏然响起,按下接通按键,耳边响起的是沈凌风深沉带点嘶哑的声音:“在哪?”

????“我刚面试完了呀。”程思雨掩饰不住喜悦的声音。

????“不是叫你一到公司就告诉我吗?看你这么久没有信息没有电话,以为你被人拐走了,害我一直担心。是张总面试你吗?”沈凌风戏谑地说,声音里却掩饰不住担忧与隐藏的疲倦。

????“不好意思我忘了。对啊,就是他,和你的照片上一模一样呢。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面试通过了嘿嘿。”程思雨捧住电话有点内疚,又止不住窃喜地说着,期待他的反应。

????“看你兴奋的样子,就这点成功就把你迷得晕头转向了吗,说你是小孩子一点不过分。”沈凌风调侃她说,声线里却满是宠溺与高兴。

????“我知道你比我厉害啦,知道你比我老啦,如果我是个小朋友那你就是个大叔啦大叔大叔。”程思雨咯咯地笑着说。

????“喂,我三十都还没到,怎么能算是个大叔?”沈凌风不服气地反问道。

????“那你说我是小朋友,我才二十三不到,长得又年轻,你都差不多三十了,看起来又长得着急,还不是大叔吗老大叔。”程思雨边走边偷笑地故意打击他,望见行人途经又被所触及得鄙夷像看傻子一样的神情弄得尴尬不已,便闭着嘴巴忍住笑容。

????“好吧,你说什么都是对的,我是个老头,你就是萝莉了。”沈凌风自嘲地附和她说。

????“不怕,就算你是个大叔,也是个很帅的大叔,只有你可以叫我小朋友,也只有我可以叫你大叔。”程思雨说。

????“不,我还可以叫你妹妹。”“好,那你是哥哥,像个大叔一样的哥哥。”

????“好啦,我知道了,不和你闹了,我要忙了。你自己出差要好好照顾自己,一有什么事情立刻给电话我。”沈凌风说,准备要挂上电话。

????“等一下,我听你声音都有点累了,你太累会熬坏身体的。”程思雨担忧地说。

????“没事的,不用担心,乖。过了这阵子我就好好陪你补偿你。”沈凌风说。

????“凌风,我过两天就要去上海了,你又这么忙,要不要明晚一起出来吃个饭,不会耽误你很久的,我想你了。我想去上海之前,见见你。”程思雨小声地询问着,声音轻得温柔动人。

????电话那边的沈凌风迟疑着,停了一阵又开口说:“思雨,你知道我很忙,我真的抽不了时间,等你回来,等你回来立马找你好吗?”

????“好,我也只是问问你,我也猜到你应该没有时间,那等我回来我们立刻见面好吗,我真的很想见到你。”程思雨站在路边,望着路中间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眼里流露了失落与渴望交织的神色,怔怔又渴盼地说道。

????“好,思雨,我想你。”沈凌风握着手上的文件,看着窗外西沉的夕阳和天空洒落的晚霞,心底深深的思念涌上从喉咙里沉郁地顶出。

????“嗯。”程思雨甜蜜地笑了,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抬头触目所及的仿佛是遥远的马路尽头残留的落日余晖,无声无息弥漫了整个中山南北路的天际与大地的交界,转身目不暇接的是络绎不断与争相竞走的流水车辆,不知不觉造就了十里洋场的明暗交替,打着双闪灯往程思雨鱼贯而来的汽车,就在这一刻与她擦肩而过的同时,承载着她的思念与期盼朝马路的另一方徐徐驰骋,向月色如水又灯火阑珊的夜幕奔腾,直到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人啊,总是在不能见面的时候,才会发现当初能够碰面的珍贵。

????接下来这两天的时间,程思雨向补习班请好假,理由是个人私事,当初入职的时候说明每个人都有五天年假,而程思雨几乎没有请过一次,也正好让她没有负担地提出请求,安排好课程调动和工作交接之后,下班回到家开始收拾行李,也顺便整理翻译可能需要用到的资料,临时抱佛脚地挑灯夜战,拿着几本英语材料和字典翻来覆去,心无旁贷。由于这次翻译工作仓促,没能让她有充分时间准备,只能纯属靠着过往的经验和知识老本,难免会有心理压力,但她势在必得,绝不允许她这一次工作的失误,一来这是杰克介绍的,二来张总也认识沈凌风,她不希望让他们没有面子。

????赵雨涵看见程思雨的房间灯火通明,便推开房门而进,看着桌面上的一本本书不禁疑惑起来,阴阳怪调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不就当个补习老师,需要这么拼命看那么多书吗,搞得自己像个知识分子一样,做给谁看呀?”

????程思雨倒吸一口气白了一眼说:“妈,我接了几天的翻译工作,要去上海,所以得拼命准备,求求你就不要打扰我了,我的时间不够用呢。”

????“去上海,你又出远门啦?怎么不告诉我。”赵雨涵脸色一变,不满地说。

????“妈,我不是想着准备出发再告诉你吗,况且有我没有我在,你不是一向都没所谓吗?”程思雨拿下眼镜,抬起眉看着赵雨涵说。

????“你...你也想避开我了对吧。你是故意去上海想避开我的对吧,就像你继父一样是吧,都是些没良心的白眼狼。”赵雨涵不知怎得,情绪忽然高涨起啦,气打不到一处,不能压抑自己地推翻了桌面上的几本书。

????“妈。”程思雨大声地喊道:“你想怎么教训我都可以,但请你让我忙完之后再任由你处置好吗。”

????赵雨涵吃惊地看了她一眼,又收回了眼神,犹自斗气地站在原地不作一声,最后闷哼出一声“唉”,就负气地转身离开。

????程思雨看着赵雨涵走了,想去解释又想到了自己手头上的书本与工作,便作罢,蹲下身子捡起掉落在地的书本,继续回位埋头啃书,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书的状态,即使打雷闪电也不能转移她此刻专注在书本上的精神。


欢迎大家访问:大千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qxiaoshuo.com/book/9333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