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风平浪静下,都有着无尽的波澜暗涌潜隐,就如这炎丘,滚烫的岩浆积淀在庞然的山壳之中,不显山,不露水,可一旦爆发,便会有着惊天之势!

????就在易寒他们行至山脚,刚刚落定没多久时,天地间忽然传出了一阵闷响,众人心悸之余,侧耳听去,声音的来源便是眼前的炎丘。

????只见暗红的岩浆,被弥漫升腾的黑烟裹挟着,从山体顶端喷涌而出。随着震耳欲聋的声响犹如排浪般向四周压下,肉眼可见的,一块块烧得通红的岩石被推到高空又疾驰落下,在晦暗的空中留下千万条火红的划痕。

????炎丘异动不断,火浪一个接着一个,向天空一次次的冲跃,须臾后,原本的赤色天空,已成为了一片满天横流着火色的火海。

????升空而起的焰火光彩夺目,像是破霄而去的火凤,绽放着绝美的身姿,在道道黑烟的弥荡下,又像是四散开来的薄暮,其间的橙红,如同夕阳射向大地的最后一缕晖光。

????“莫剑屏见过凰绾长老!”在炎丘之下,海灵族长莫剑屏正仰首,蹙眉凝望着上空,当他察觉到来人时,登时迎上了前去。

????凰绾点了点头,随后又将视线移到了炎丘之上。

????忽然,她眸光一凝,道:“莫昂族长?”

????易寒等人闻言一滞,随后循着凰绾的目光看去,但除了漫天的黑霭,并无一物。就在他们欲收回视线时,却像是发现了什么。

????只见在长空之上,有着五道盘膝虚坐的身影,正环围在炎丘顶端的四周,呈结环之状浮动。他们的手中,皆蓄着道道幽蓝的光芒,相互牵引之下,似乎在炎丘周围布下了一道屏障,将海水与炎丘阻隔而开,这也是为何方才炎丘异动,但却未向下方及四处波动而去的原因。

????“是,莫昂老祖自出关以来,便驻留此处,联合几位太上长老在此镇压,不过,而今炎丘异动越来越频繁,老祖们的镇压也越来越吃力,照此频次,怕是就要镇压不住了!”莫剑屏闻言,向凰绾回道。

????就在两人言语时,突然,一串咯咯的笑声传来,紧接着便见一个穿着露骨,打扮妖艳的女子手摇蒲扇,带着十数个弟子从易寒等人的后方出现。

????此人,正是花祖。

????“花祖拜见前辈。”走至近前,花祖敛起了媚态,对着凰绾恭敬道。不过,在问过凰绾后,花祖又恢复了一往的神情,贴到了易寒的身前。

????“臭小子,血凤族灭,凤山身死,你的功劳最大,说说,想要姐姐怎么奖励你啊?”花祖探肩轻撞了易寒一下,之后又道,“要不要姐姐帮你从我水月轩找个师妹?”

????“前辈好意易寒心领了……”见对方不断向他倚靠,易寒匆忙向一侧避退而去。

????花祖见状,顿时掩嘴一笑。

????花祖与凤山有着一段过往情仇,如今凤山身死,她的心中也感到了一阵舒畅。

????见花祖不再逗弄他,易寒将视线扫过水月轩众弟子,看到枫箬的身影后,易寒冲其点了点头,两人在祭仙灵池中,为护凰曦周全,曾一起战斗。凰曦见状,也对着枫箬笑了笑。

????“花祖,我海灵族似乎并未邀你前来潮汐之地!”不过,就在这时,莫剑屏却突然不快道。

????“莫族长,稍安勿躁,这个时间未受邀而来的可不止我一人!”花祖回道。

????莫剑屏闻言,眉头顿时一蹙。这一次为了将炎丘彻底镇压,海灵族不单单只邀请了神凰一族,还有着其他妖界族落,当然,为使众人能甘心赴至,求援的同时他也将地穴的秘密告知。所以,这就难免会引得消息外漏,引得一些诸如花祖等势力也纷纷赶来。

????虽说他们身处的海水对于海灵族来说是一道屏障,旁人难入,可水域辽阔,屏障也有薄弱之处,这就会使得未获邀请的族落钻空子进来。眼下,海灵族因炎丘而蒙难,顾此失彼之下,他们已难以紧盯哨所,戒备那些不请自来之人。

????想到此,莫剑屏顿时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花祖。

????未过多久,又是一连串的脚步声传出,众人移目看去,只见一众扇动着青翼的妖修正从一侧疾驰而来。

????“鲲鹏族!”易寒见状,瞳孔猛地一缩,在祭仙灵池中,他还遭到了对方的刁难,不过被派出的族人溪恸已经被他反杀。

????为首之人是一个面容消瘦的老者,一双眸子犹如鹰隼般锐利。此人名叫铁寒,原是鲲鹏族闭关的大长老,但在族主铁银河被杀后,他便继任成为了鲲鹏族的族主。

????鲲鹏族不似他族,闭关的族人在出关并未再此归隐,而是在族中担起了各种指责,因为原本的旁支血脉慕容丘等人,已在仙灵大会被凤九天授意下的凤奴全部斩杀。

????随着走近,还不及莫剑屏拜见,铁寒便对着凰绾冷哼了一声。

????最早以前,凤凰两族和鲲鹏族曾因翼族之主的归属,就屡起争端,而今,凤九天又将鲲鹏族长铁银河杀掉,同属玄鸟一脉的神凰族便被视为了眼中钉,尽管如今神凰族和凤九天同为仇敌关系。

????凰绾见状,脸上未起一丝波澜,目光从其身上掠过,便瞥向了他处。

????“你便是那习我鲲鹏之法,杀我鲲鹏族人的易寒!”忽然,凰绾在凰曦等人的身上扫过,当他看到易寒时,顿时眯起了双目。

????“鲲鹏道祖身化血肉散布世间,拾者皆可得传承,又何来你一家之法的说辞?”察觉到铁寒对他生出了杀心,易寒心中顿时一凛,但有凰绾在此,他倒没有一丝惧怕,接着又道,“至于鲲鹏族人溪恸,是他想要杀我,难不成我束手就缚?正如凤九天杀掉铁银河族长,杀都杀了,前辈为何又要对他展开追杀呢?”

????“巧舌如簧!”铁寒闻言,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愠色,刹时,他周身的灵力开始涌动起来,继而汇成了一道无形攻击,向易寒直逼而去。

????“铁寒,姿态摆够了么?易寒是我神凰族的护法长老,对他出手,便是对我神凰族宣战了!”就在这时,凰绾轻拂衣袂,顿时将那道攻击阻了去,之后淡言道。

????铁寒闻言,深深地看了眼易寒,随后冷哼了声,带着族人向他侧行去。

????易寒见状,顿时松了口气,方才他虽直接回击铁寒,可实际上却是有些色厉内荏。虽有凰绾在侧,他还是担心对方会真的出手。因为两人一旦交手,他们这些封灵和乘丹境的修士必然会受到波及。

????断断续续的,其他族落也都进入潮汐之地,出现在了炎丘之下,这些族落,大都如神凰族一般,有着凰绾这等级别的修士存在。

????随着凤凰两族嫡系血脉的出关,权衡利弊之下,其他族落的底蕴也都不再潜隐,而今的妖界,随着诸多大能之修的现世,也重现了数千年前的强盛。

????忽然,易寒的肩头被重重地拍了一下,一回头,却见重紫正背着玉棺站在他的身后。

????“你怎么来了?”易寒一愣,对于此行,重紫和凰紫真絮叨了良久,想要随神凰族一起同往,但始终没得到对方的同意。在易寒等人临行时,凰紫真还将重紫捆缚了起来,担心他偷偷前往,但终究是没防住,重紫还是逃脱跟了来。

????对于凰紫真来说,她对重紫这般约束,实在保护对方的安危,因为重紫,已是他所在族落唯一存活的遗脉。神凰族与重紫的族落有旧,所以凰紫真不愿让他再去赴险。

????“想来便来了。”重紫淡淡道。突然,他神色一动,想到了易寒常道他高冷,又抽了抽脸颊,挤出了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

????易寒见状,不禁莞尔。

????突然,易寒察觉到有一道身影向神凰族所在的地方奔了来,转头看去,心中顿时一叹。

????“祭仙灵池被你逃了,今朝再见,你我便将那一战补上吧!”来人行至近前,旋即出言道。

????此人正是冥虎族涂林。

????四年前,在祭仙灵池中,他曾被冥虎族人遣下溸寒崖,与易寒有过一番酣战,但随着凤澈帮手到来,易寒便和凰曦几人逃出了祭仙灵池。

????当时,对于冥虎族长的命令,涂林并不放在心上,他在意的,是易寒御灵巫族的身份,好奇之下,他想看看易寒究竟有多少实力,所以才会有池中的一战。

????虽和易寒战至一半,却让涂林知道了易寒的强悍,为此,不甘中,涂林曾数次前往神凰族,对易寒屡下战帖,但易寒身在闭关当中,便被神凰族人一次次回绝了去。

????易寒在闭关中途几次醒来,听到此事后,对涂林的敌意消减了几分,因为对方的本意,是为战而战,而非要置他于死地。不过对此,易寒也充满了无奈,事实证明,除非一战,否则涂林将会一直缠着他不放。

????面对着此刻前来寻战的涂林,易寒摇了摇头,之后道:“解决炎丘是当务之急,你若非要一战,我认输!”

????涂林闻言,先是一愣,他没料到易寒竟是这番说辞,旋即道:“听说你杀了凤澈,凤澈乃我同辈第一人,他能死于你手,足以证明你的实力在他之上,想要认输,没门儿!”




欢迎大家访问:大千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qxiaoshuo.com/book/91922/255/